近日的台灣整體社會氛圍,讓我想到曾在漫畫「魔王」中看到這樣的歷史敘述:

1945年4月28日,義大利獨裁者墨索里尼和他的情婦克拉蕾塔遭到處決,屍體被倒掛在洛雷托廣場上,克拉蕾塔的裙子順著她的身軀滑落,露出修長的大腿和幾近赤裸的臀部,憤怒的群眾叫好著、唾棄著,對著這兩個罪人的屍骸怒行各種侮辱之能事,直到一名看不下去的老神父,他穿過人群走到克拉雷塔的屍體前,用自己的別針固定住克拉蕾塔的裙子、遮蓋住她的私處,這形同在瘋狂的群眾頭上淋下大桶冷水,不難想像當時群眾的思考模式:有人膽敢站在罪人的面前為她維護尊嚴?

將近七十年過去了,當年的群眾們不知道有沒有幡然醒悟,當年神父的行為維護的一絲尊嚴,其實是屬於這群即將在瘋狂中崩潰的暴民


正因為我們有理,我們才更應該在正確的路上伸張正義,當正義變成一種暴力,那你在做的事情跟施暴者也差不了多少,歷史上不乏這種揮舞著正義大旗做出越矩行為的恐怖事實:十九世紀中後、陝甘回變,漢人針對回民的種族清洗進行回擊似地報復性屠殺,這種種族性的仇恨對立,在前幾年台灣仇韓情緒甚囂塵上時也發生過,知名部落客抹茶糰子的韓籍母親遭到民眾冷嘲熱諷,其所開設的韓貨小店也遭殃--這些在當時的社會氛圍下,都是「合理」、「正義」,但事後回過頭檢視極其恐怖的行為。

而以現在社會營造「藝能界」和「平民」職業對立的氛圍來說,若這股氣勢繼續上衝,哪天有民眾對著藝人撒水、潑墨也不是多意外的事情,若是今天有人衝到Makiyo的面前賞她一巴掌罵她「賤人」、「死小日本」,或者如朱學恆一般將台灣演藝圈與黑道畫上等號、將藝人整形視為殺人放火般的罪行,想必也有人會大聲叫好事實上是已經有人為這樣做的朱學恆大聲叫好了!)要激化爭端,最簡單的方式就是造成對立,身為網路上喊水能結凍的意見領袖,不去探討事件本身的複雜程度,以對立思考弱化民眾的思考能力,並火上加油地激起眾人「仇藝」的憤愾,你真心覺得自己那樣的言論,堪稱正義之師?

各位!你們不需要為了罪人而把自己也變成罪人,不需要為了廢物讓自己有變成人渣的可能

正因為我們有理,我們才更應該在正確的路上伸張正義,當正義變成一種暴力,那你在做的事情跟施暴者也差不了多少,催眠自己是正義之師、伸張公理,骨子裡卻無限擴張自己的私人好惡,扒糞、羞辱那些甚至不在事件本身中的人物,將呼籲各位理性的人視為站在罪人身邊的幫凶、將不願表態的人視為膽怯的懦夫......你們正對著倒吊著的罪人裸屍,釋放自己骨子裡不輸給他們的暴虐!

你有沒有勇氣去將Makiyo倒吊著的裙子整理好?當眾人站穩姿態,以正義之師對著她的裸屍集體自瀆,你有沒有這個勇氣擋住這股浪潮,在這些群眾的頭上淋下一桶冷水要大家冷靜思考?或者,你情願成為群眾之一,忽視自己可以做出的改變和理應關注的司機權益,加入病態正義的行列?

(寫在本文之後:關於「裙子」的後續

2/10 補充

對於誤解本文原意的人、指控我引喻失當的人、還有在那邊指責我怎麼不去幫弱者整理褲子(咦...)的人,小弟在此致歉,原文讓你們有非我本意的理解,是我的文筆還有須加強之處,故在此再闡述一次我的想法: 我從來沒有要幫Makiyo維護尊嚴,所謂的幫Makiyo整理裙子不是幫Ma遮醜,是阻止部分群眾出醜。 因為沒有人去把她的裙子拉上,群眾的嘴臉將越來越醜惡,這是網路上部分批判Ma等人、批判到殺紅眼的群眾自己沒注意到的,但如果我想太多,那就當作我想太多。

我的解釋在前幾篇留言裡面已經說明了,也有很多朋友熱心地幫我說明,所以我想那些誤讀的朋友應該純粹只是看得急了些,當然我承認用語是偏激了點,也已經在上面"關於裙子的後續"文中道歉,但是對於扭曲我文意就指控我的朋友留言,我不再做任何回覆。本文受到如此大的關注始料未及,很高興討論串底下還算是相當理性,我對於文中使用一些偏激的言語感到羞愧,感謝各位來到這小小的部落格指教,本人受益良多,請原諒我的淺薄,今日起床事件熱度似乎已經稍稍減退,希望都是往正面的方向發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平平 的頭像
平平

MaGickLaND

平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14) 人氣()